【人物故事】波波维奇生涯起点——波波的男孩们(四)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分享到:

gregg-popovich-craig-sager

“若是非要指出他的传奇经历中有什么不足,那或许是在他眼中的篮球运动员的地位会远远高于其他运动员,”麦克-比利兹说,他曾在加州的萨拉托加打球。“在他看来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谈资。”时至今日,除了这个尚在缔造的传奇,第三分区的教练们身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故事。人们心中的疑问油然而生:当初有什么预示了他会变得伟大吗?是彼时那些事情造就了现在的他吗?这些答案与事实无关,却取决于人们思想的走向,它会试着把莫须有的定义化作记忆,传达给一无所知的其他人。“自打在波莫纳执教开始,他就没把我们当做普通人来看待,”迪塞萨里斯说。“他对人们总有无尽的求知欲,这也让他和波莫纳成为了天作之合。”

波波维奇邀请他的队员们到他家享用一中被他叫做“塞尔维亚卷饼”的食物。他向学生的妈妈们写信,在其中表扬了他们的成绩。他会把某位替补球员丢到场上因为他知道那孩子的父母到了现场来看球。当他的一个学生决定竞选高年级学生会主席时,他把她的海报贴到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并随手撕下她竞争对手的头像(她最终成功当选)。每当赛季开始,他都会西装笔挺地出现在场边,但个把月过去,他的外套突然不翼而飞,接着领带也不见了,到了五月份我们只看到了一个穿灰色连帽衫和运动裤的家伙在边线上暴跳如雷。“他意识到了我们的水平该是什么样的,”前控球后卫埃文-李说。“他让自己融入我们的水准,和我们一同努力奋斗。”

时至1984年,波波维奇的球队已经除却了诸多短板。Sagehens依然沉重缓慢,却已经开始具备效率,进攻如活水一般充满流动性。“有些教练会特意招募适合他们球队系统的选手,”温布利说。“我们则会欣然接受自己凭运气得到的球员,或许是因为他在某次训练里大放光彩,接着我们微调现有的阵容,让他们融入进来。”如果马刺队如今的空间型进攻模式在那时已在波波维奇的脑海中发芽,你大概从不知道它会是被波莫纳-皮泽尔的打法浇灌成长的。球员们尽力去跑动,传球,去做到一个基本的团队所应该涵盖的一切。但在80年代中期真正让这支球队昂首迈进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他们拥有了当时这个联盟最棒的球员:戴夫-迪塞萨里斯。

然而这支队伍曾险些失去他们的球星,那是在1984年的11月,感恩节已经近在眼前,Sagehens已经在圣-蒂亚戈连续输掉了一大串的客场比赛。波波维奇正为他球员的表现气得冒烟,他驾驶着那辆载着所有人的伊科诺莱恩,径直越过了他们下榻的饭点——他们本该在这里享受一席放松宴会,波波把车一路开到学校,将众人“押”到体育馆里,开始让他们进行冲刺跑。迪塞萨里斯也卷起了一团怒气,这并不针对他的教练,而是对于这支球队。此前的他从未输过这样多的比赛。他带着愤懑狂奔着,吼向他的队友,突然之间他停了下来,抓起一个篮球扔到了体育馆的另一个角落。

波波维奇恶狠狠地盯着他,眼珠子像两粒黝黑的纽扣,迪塞萨里斯转眼回敬。待到两人冷静下来,先开口的是教练:“滚出我的体育馆,你被开除了。”迪塞萨里斯扭头就走,他开始在校园里头闲荡,完全不知接下来应该干些什么。他相信只是因为轻松写意的扣篮和覆盖全场的射程,自己才得以进入波莫纳队。他已经早早对自己的成绩能否与这样的学校相称抱以疑虑。现在的他甚至连篮球也赢不了,他开始思量着这里是否还有自己的一隅之地。

丹-达尔根,作为当时球队的队长,他在训练之后找到了波波维奇。他知道戴夫是整所学校里唯一具备第一分区天赋的球员,但他却被波波维奇撵出了体育馆。达尔根告诉他的教练:“这支球队需要戴夫。”

波波维奇做出了让步,他邀请迪塞萨里斯来到他的宿舍,让他恢复了在球队中的身份。“那一个瞬间”迪塞萨里斯说,“实话说它改变了我这一生的走向。”之后的一个赛季,Sagehens势如破竹,一举拿下了分区冠军头衔,这是他们建队68年来第一次触摸到这样的荣誉。迪塞萨里斯当选了MVP。在比赛结束后的第二天早晨,他们才发现冠军的桂冠在昨夜已经悄然降临。他们疯狂地涌进了波波维奇的办公室,难以置信地不断确认球队的战绩。“他冷不丁地就开始自己庆祝了,”李回忆道。“到那时我才知道开心是没问题的。”

他们夺得分区冠军的那一年,波波维奇给自己放了个假。自他在1972年的美国奥运队和1976年的ABA丹佛掘金队受到拉里-布朗的指点后,两人的关系有了很好的发展。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波波维奇花了半年的时间和布朗待在了堪萨斯,以志愿者的身份在拉里-布朗手下担任堪萨斯松鸦鹰队的助理教练。到了下一个赛季,布朗邀请波波维奇和他的波莫纳-皮泽尔联队一同重返劳伦斯,进行一场季前友谊赛。

马上来到1987年的这一天,当看见偌大的球馆塞满了整整16000多名高分贝的球迷,一个未来的名人堂教练站在远端的底线,丹尼-曼宁——史上最伟大的大学球员之一正在对面的场地上热身,Sagehens的孩子们心中早已开始七上八下。在比赛开始之前,波波维奇告诉他的队员们:“你们甭管我之前跟媒体说了啥,我没法不说那些场面上的屁话,但是你们可不能去在乎。”在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波波维奇的确对这场比赛做了一个非常和睦的铺垫。“我们赢不了的,”他告诉所有的记者。“想也别想。”但他告诉自己队员的却是另一个版本。“他想享受这样的时刻并且把自己沉浸在其中,”杜克说。“但随着裁判把球抛起的时间越来越近,竞争的火焰就升腾了起来,然后就变成了他所说的,‘嘿,各位还请尽兴,但要确保别伤了丹尼-曼宁,’或者类似的一些话。而我已经能百分百确定大家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但我们的脑子里除了赢球就再没有其他事。”

(明日将更新本文的最后部分)

(原文:Poppo's Boys/原作者:Jordan Bitter Conn)

(亚瑟/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