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波波维奇生涯起点——波波的男孩们(一)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分享到:

马刺 波波维奇

在1980年某个冬天的下午,这个未来会在NBA联盟里成为划时代教头的男人静静站在破败的大学第三级别联赛的球馆里,一脸的萧索和茫然。波波维奇在他30岁的年龄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他被指望着带领波莫纳-皮泽尔的Sagehens篮球队迎来新的希望。这是两所位于南加利福尼亚的文科院校,因为学校规模甚小又相互紧挨,他们拥有着同一个体育部门。现在,所有担子都到了波波维奇的肩膀上,这个退伍的空军士兵带着自己卓越的篮球经验走马上任了——你可以指出他的平庸,但好歹比这支可能是当时全美最烂的大学篮球队好得多了。

Sagehens队缺乏个头、速度、投篮能力和对抗强度,他们甚至没有具备最起码的任何一种篮球天赋。这些未来的律师和学者们更喜欢让苏格拉底问答法来当他们的教练。波波维奇拥有着全国冠军的浩瀚憧憬,他丝毫不能容忍有人来搅他的局。一整个赛季他们都在想方设法让队伍凑够人数以进行5打5的对抗训练。有些人早早就放弃了,而更多的人则因为他们的化学实验、选修课程甚至政府见面会而一次又一次放弃训练的机会。平常日子里,他们是在四对四的情况下进行练习的。

果不其然,八人的对抗训练给Sagehens所带来的效果不能再糟糕了。大量不被占据的球场空间意味着更多的传球和空切,这让防守的一方更为捉襟见肘。紧接着的下一场比赛,他们将面对红陆大学篮球队,波波维奇竟选择了只让自己的四名球员在五对五赛制的篮球比赛里和对手交锋。

每逢Sagehens的进攻回合,他们会把一位球员落在自己的后场,待在中线附近牵制着自己的防守人。像这样,他们就此展开了自己四人制且不包含低位球员选项的阵地进攻。尽管防守端出现了不少的漏洞,他们还是能够在进攻时实打实地制造出投篮空间。当一直贯彻着正统打法的红陆队开始想要投机取巧地把他们的第五位防守者放在对方后场时,他们落进了圈套,Sagehens的机会出现了。他们被遗漏的第五位球员开始重新融入进攻,这个没人防守的家伙可以大摇大摆地在空位接球投篮,轻而易举地就完成了得分。

当波波维奇在某个赛季的中间突然若无其事地轮休邓肯,在他剑走偏锋的防守体系一次又一次让德安德鲁-乔丹走上罚球线...当这些已经成为我们身边的平淡往事的数十年前,他已经开始致力于篮球进攻策略和风格的标准化,这甚至还包括了逼迫球员们往他们的内衣里练习罚球这种琐碎的事情。“他不断地从帽子里变出兔子来,”皮特-奥斯古说,他是一位在波波维奇执教的第一个球队中效力过的球员。“他就是个魔术师,想到了太多的办法来让我们变得更好。”

波波与邓肯

回到那场比赛里,Sagehens用他们堪称垃圾的进攻完成了一些有效的得分,但红陆终究不能坐视不理。波莫纳-皮泽尔大学联队最终输掉了这场比赛,他们再次收获了一个悲惨的赛季。根据和他联袂执教的人们和之后为他效力的球员们的印象,波波维奇还丝毫没能预见自己未来在NBA的命运(波波维奇自己拒绝了针对于本篇文章的专门访问)。他就是个普通年轻人,身体里流淌的血液还未关乎伟大,他仅仅想脱离这个让自己驻足却灼伤了脚底的地方,于此,他仍有太长的路要走。

popovich

Sagehens的队员们现在早已都变成了稳重的男子汉,其中一些人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所发生的事情。他们现在是艺术家、教师、律师,更有盆钵满盈的企业家,他们都记得那时自己亲切称呼为“波波”的男人。有的人已经不再和这位教练联系,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依然和波波维奇时有交流。数十年之后,所有的人几乎都对他有一致的情感,但最却难有人真正表达出自己的感受。

“嗯...”里克-杜克如是说。

“那么...”这也是蒂姆-蒂格南的原话。

“你懂的...”库特-赫尔伯斯特停停顿顿地说了半天,他一遍遍地考虑着自己将要说出的话是否合乎实际。

“他是个好教练。”

一个好教练。波波维奇手里的福音书,写满了散发着异端气息的教条。但真只有日享万家香火的神明能带来美妙的愿景吗?这个人在过去16个美职篮赛季里整整赢下了5个总冠军奖杯——在同一支球队;他统领球队的方式遵照了自己一如既往的刻板,但着眼于联盟潮流和自己手下球员的变动,他又层出不穷地上演着灵光乍现的即兴发挥。他的球队是那样的杰出,年复一年,他强势地叫嚣着,一次又一次地打破了这个联盟中大多数人不看好一个球队能够多年保持总冠军竞争力的既视感。他和球队经理R.C-布福德的组合真正定义了一个教练和球队经理所能做到的极致:当你的运营陷入了迷惘,那就做马刺做的事情吧。

但根据他最初的学生们字里间的信息,他们的教练和满腹经纶还相去甚远,波波维奇从来不是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学校来布道的。身为一个精益求精的教练他的穿搭品味极差,就像一位饱含水准的品酒师,却因囊中羞涩从不为那些奢侈的瓶子埋单。在球场上,他总是要尝试一些诡异的套路。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喜欢模仿博比-奈特的说教风格。但他还是深深关切着自己身边的人,以及他稀松平常的工作任务。当他失态地开始手舞足蹈、怒不可遏地呼喊,十年如一日地钻入他疯狂的篮球实验室里时,他从未放松对和身边人们的关系以及自身经验的严肃审阅,这让他找到了作为一个教练的真意。

18pppewud0z8ojpg

(未完待续)

(原文:Poppo's Boys/原作者:Jordan Bitter Conn)

【人物故事】波波维奇生涯起点——波波的男孩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