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为马刺王朝注入又一股春风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分享到:

卡哇伊为马刺王朝注入又一股春风

他的名字让人们想起了一片遥远、温暖、迷人又纯洁的土地。虽然科怀-莱昂纳德并不是以“考艾”(夏威夷群岛西北部美丽岛屿)为名,他相信,给他起名字的父亲喜欢那个地方。考艾岛郁郁葱葱而又富饶,但是还并没有像南方一些兄弟岛屿一样,过度张扬而被人类完全开发。莱昂纳德从没去过那儿,他有一天会想去的。

卡哇伊是家里老小,他有4个姐姐,姐姐们总是排长队给他买乔丹篮球鞋,然后回到家里面预言着小弟弟伟大的运动生涯。有一次,卡哇伊在例行体检的时候对儿科医生说他打算将来进入NBA。医生轻蔑地笑了笑说:“孩子,你知道在我这,有多少和你一样的人都说过这话吗?”当时卡哇伊只有7岁,也可能是这件事导致他从此再没说过半句“大话”。

他总是静静注视着姐姐们,和她们一起追剧,从来不自己做什么事。他管教练和父母叫“先生”和“夫人”。每次打橄榄球触地得分后他总会把球交给裁判,他喜欢传球而不是自己投。

卡哇伊看80年代关于乔丹的一部纪录片《伴我飞翔》看到眼睛疼得睁不开。但是他对电影中的心灵鸡汤,成为后乔丹时代的传奇等商业宣传根本没兴趣。现在的卡哇伊回忆过去时说道:“我不喜欢让自己被关注,我不喜欢当众大吵大闹。”与其说篮球是卡哇伊所追求的荣誉,还不如说是他逃避的工具。

“打了两小时篮球就像过去了十分钟一样。”卡哇伊说。他所擅长的数学对他来说也有相似的效果。他喜欢沉浸在几何作业中,计算各种角度做各种数学题,这样就不用在集体活动中处理各种各样的杂事。

“太多人都在想方设法让自己出名。”卡哇伊的一个发小说,“但他居然从没想过出名的事。”

高中时,有一次记者把卡哇伊的得分记在了队友身上,卡哇伊竟没有去纠正,他告诉母亲这没啥大不了。他总是这么的低调。高年级时,卡哇伊退出了耐克训练营,因为那时同龄人都在为邀请名额挤破了头。他拒绝了UCLA和南加大等名校,因为圣地亚哥州大先邀请了他。

2011年,当马刺队通过选秀日和印第安纳步行者的交易,得到了圣地亚哥州大出身的卡哇伊后,球队把他带到了圣安东尼奥,并且会见了主教练格雷格-波波维奇。“第一次见到他,他认真的样子就好像得了心脏病,心脏停止了跳动。”波波维奇回忆说。当然,马刺队喜欢这样的球员,卡哇伊也在马刺队舒服地成长着。

从第一次见到波波维奇开始到现在,卡哇伊的变化有目共睹。他在2014年荣膺总决赛MVP,并且收获了15年最佳防守球员的称号,未来可能还有更多。他夏天住在圣地亚哥一个有两个卧室的公寓,他会在门后装一个小篮筐,这样他就能和朋友玩21分的1V1。他不去球馆的时候也总是背着一个篮球。他经常开着他修过的97版雪佛兰太浩,穿过南加州的贵族地段。“它还能跑。”卡哇伊解释说。

他是唯一一个还梳着这种特殊辫子的NBA球星,像是对卡梅隆-安东尼迟到的致敬。当他的朋友们说如果他把辫子剃了,肯定会有更多代言合同时,他总是会耸耸肩。

对了,他对代言某炸鸡店感到特别开心,因为他总是能收到他们送来的免费炸鸡券。这个冬天,当他签了九千四百万美金的肥约后,因为炸鸡券找不到了焦虑了好久。好在炸鸡店又及时补给了他好多。

(Brandon Roy)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